愛與真理如百花般撩亂 我靜靜緩緩流過其中

關於部落格
桑雅近況請移至:
http://sannyastheatre.wordpress.com/
  • 89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奧修

1939年  
奧修與他的外婆和父母定居在
Kutchwada附近的小鎮Gadawara 
他從小就非常具有獨立性格,時常勇於挑戰
種種宗教、社會、學校的信念與規範
14歲時,他經歷了一次連續七天,深入到如同
死亡般的靜心狀態。

1951年 
奧修到Jabalpur市開始他的大學生活,主修哲學

1953年3月21日  
奧修成道

    大約是半夜十二點,我的眼睛突然睜開‧‧‧我沒有睜開它們,是
某種東西打斷了睡眠。我感到屋子裏有個巨大的存在圍繞著我。這是一
間很小的房子,我感覺一個跳動的生命圍繞著我,一個巨大的振動‧‧‧
幾乎像風暴,一個巨大的光,喜悅,狂喜的風暴,我淹沒在裏面。

    那是如此巨大的真實,以致所有的東西都變得不真實了,房間的牆壁
變得不真實了,屋子變得不真實了,我自己的身體變得不真實了,所有的
東西都是不真實的,因為現在第一次那是真實的。
  
    我衝出屋子,來到街上,巨大的衝動想到天空下,和星星,和樹木,
和大地‧‧‧和大自然在一起。當我出來時,立刻窒息的感覺消失了。對
於如此巨大的現象,那個地方太小,甚至這個天空對於那個巨大的現象都
太小,它比天空更大,甚至天空也不是它的極限,但是我感覺輕鬆多了。
  
    我走向最近的花園,那是一個全新的行走,好像地心引力消失了。我
在走,或者我在跑,或者我簡直是在飛,這很難決定,沒有地心引力,我
感覺是無重量的--好像某種能量在作用,我在某種其他能量的掌握中。

    我進入花園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變得光亮,它遍及每一個地方‧‧‧
感覺是祝福的,幸福的。我第一次能夠看一棵樹‧‧‧它的
綠,它的生命
,它的流動的汁液。整個花園都睡著了,樹也睡著了,
但我能看到整個花
園的生氣,甚至一片小小的草葉都是那麼地美。
  
    我看了一下四周,有棵樹異常地明亮‧‧‧Malushree樹。它吸引了我
,它把我拉向它,我沒有選擇它,是神選擇了它。我走向那棵樹,我坐在樹
下,當我坐下,事情開始沉澱下來了,整個宇宙成為一個祝福。

    很難說我在那個狀態裏有多久。當我回家的時候,正是凌晨四點,所以
我至少待了三個小時----但它是無限的,它沒有用掉任何時間,它是非時間
性的。
  
    那三小時成為整體的永恆,無盡的永恆。那兒沒有時間,那兒沒有時間
經過,它是處女般純粹的真實‧‧‧未腐化的,不可碰觸的,不可測量的。
  
    那天發生的還在繼續‧‧‧不是一直不動‧‧‧而是如同潛流般繼續著
。不是永久不變‧‧‧每一個片刻它都在一次又一次地發生。它是每一瞬間
的奇蹟。


1958
年  
奧修在Jabalpur大學擔任哲學教授
   
1962
年  
第一個奧修的靜心中心成立
這個時期奧修時常至印度各地演講,並且每年
舉辦數次靜心營。
   
1970
年  
奧修遷至孟買
同年,奧修在喜馬拉雅山區舉行的靜心營裡首
點化門徒

    我開始點化人們成為門徒(sannyasian)。
    
    門徒只不過是表示他們現在準備好了,不帶任何目的地來傾聽我。他們
願意敞開心扉。那必須是信任已經在他們裏面成長。
  
    對我來說,門徒並不意味著棄俗;它意味著到達歡樂祝福的旅程。對我
來說,門徒不是任何一種負向的東西;它是一種正向的達成。但是迄今為止
,在全世界,門徒都給人一種負向的感覺,一種放棄、斷絕的感覺。我從完
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門徒,一種正向的達成的角度。毋庸置疑,這兩種觀點
存在根本的區別。如果門徒像我所說的是一種獲得,一種達成,那麼它不可
能反對生活,脫離生活。實際上,門徒是生命中最高的達成;它是生命最好
的實現。
    
    退出生活的門徒成為了一種奴役,一種監獄;它不可能是自由。而反對
自由的門徒並不真的是門徒。自由,最終的自由是門徒的靈魂。
  
    對我來說,門徒沒有限制,沒有壓抑,沒有規章和條例。
  
    對我來說,門徒不接受任何強制,任何管轄,任何戒律。對我來說,
門徒是人最終自由的開花,它根植於人的聰明才智。
  
    我把這樣的人稱作門徒,他敢於全然自由地生活,不接受任何奴役,
任何組織,任何戒律等等。
  
    我決定成為你們被點化成門徒的見證者。我將不是一個師父,而只是
你們進入門徒的見證人。事實上,成為門徒是你們與神之間直接的聯繫。

1974年  
印度普那
(Pune)社區成立
奧修早上談論佛陀、老子、耶穌等各個神祕家與
性的道路,晚上則跟門徒們會面,回應他們的
種種
情況
各種靜心與治療團體也在奧修的指導下開始
進行


    這裏有很多人將會成為菩薩。只要再多一點工作,只要再多一點遊戲
,只要再多一點進入靜心的努力,只要再多一點能量的傾注,只要再多一
點能量的集中,避免一些散亂,它就會發生。它將發生於很多人。你們是
幸運的人。
  
    寧靜是美麗的,但它必須圍繞著一個舞蹈般的祝福。它必須能夠歌唱
。如果它不能歌唱,它不是真的,它也是不值得的。
  
    所以,我的門徒必須學會愛、生命和歡笑。我想創造一個廟宇,它知
道怎樣慶祝,它唯一的儀式將是歡宴,它唯一的祈禱將是舞蹈與愛。它將
知道怎樣參與這個生命‧‧‧不是為了來生而活,而是完全在此時此地。
因為除了此刻,神不知道別的時間;除了此地,神不知道別的空間。真正
的聖殿只能由兩塊磚頭建成:那兩塊磚頭就是此時和此地。
  
    這個新社區將成為地球上最古老的東西之一,非常古老。不同道路上
的旅行者都來了‧‧‧來自不同方向和層面的旅行者。猶太教徒在這裏,
回教徒在這裏,印度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基督教徒和道教徒‧‧‧
所有種類的人都在這裏,所有文化都在這裏相遇,所有宗教都在這裡相互
融合。一個自然的結合將出現,我們不是刻意去創造任何結合,而是它以
自己的方式發生了。
  
    你們經歷了許多許多世,你們帶來了很多財富,你們帶著巨大的遺產
在身上。一旦所有那些遺產倒進了一個池子,它將成為曾經發生或能夠發
生的最豐富的現象之一。
  
    那就是為什麼我的努力是去創造一個巨大的佛境,去釋放像釋放在原
子彈爆炸中那麼多的能量。新門徒運動是一個努力,去聚集所有那些準備
好變得覺醒和睿智的人。  我們必須把色彩傳播到世界各地。這是春天的
色彩。

1981
 
奧修移居美國 同年奧瑞崗
(Oregan)社區成立

1985
 
奧修恢復每天早上的公開演說
由於保守人士的敵意,以及門徒內部的問題,
奧瑞崗社區結束,奧修至世界各地旅行
        
1986

奧修回到印度孟買

1987
 
奧修回到普那社區
隔年 奧修在社區每晚的演說後親自帶領靜心

1990
1月19日 奧修離開他的身體

    正如花朵綻放,花香會隨風遠揚。花朵保留在樹枝上,但是花香並不
這樣。花香就像一朵雲隨著風往所有的方向移動。花朵可能死了,但是它
的芳香可以繼續旅行直到存在的盡頭。
  
    我也許會離去,但是我激起的漣漪將會留下。你也許會離去,但是你
愛過某個人,那份愛激起的漣漪將會保留下來,直到很遠。它永遠都不會
消失,它有其自身的迴盪‧‧‧它將一直迴盪下去。你在湖裏扔下一顆小
石子,波紋升起來了,石子很快落到了湖底,但是波紋仍然繼續。它們繼
續向岸邊移動‧‧‧而存在是沒有邊際的。
  
    我在對你說話‧‧‧此刻有些東西在你我之間產生。我會離開,你也
會離開,但是那些產生的東西會持續下去。
  
    因此這些話語將會反射,一再反射下去。說的人將不在那裏,聽的人
也將不在那裏,但是此刻兩者之間產生的東西已成為永恆的一部分。永恆
是沒有盡頭的,所以這些漣漪將繼續下去,直到永遠。
  
    所以要記住,當我走了,你並不會失去任何東西,也許你會得到一些你
絕對沒有察覺到的東西。現在我只能被你以實體接受,侷限在
特定的外型和
形式下。當我要走了,我能去哪裏?我還是會在這裏,在風中,在海裏。如
果你愛過我,信任過我,你將以一千零一種方式感覺到我。在你安靜的時候
,你會突然感覺到我的存在。
  
    當我不再侷限在身體,我的覺知是遍於全宇宙的。現在你不得不來到我
這裏。到那時,你將不用再費力地探索和尋找我。無論你在什麼地方‧‧‧
你的渴望,你的愛‧‧‧你將會在你的心,你的心跳裏找到我。
  
    如果你們能在此時此地透過心和我同在,這將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聯繫,
它將是永恆的。那麼,即使我走了,你們也走了,這樣的聯繫也不會消失。
 





更多內容
http://diary.blog.yam.com/sannyas/article/212518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