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真理如百花般撩亂 我靜靜緩緩流過其中

關於部落格
桑雅近況請移至:
http://sannyastheatre.wordpress.com/
  • 89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奧修談成道

           成道就是意味著你的意識不被思想、情感、情緒的雲所掩蓋的經驗。當意識完全變空,就會有某種像爆炸、像一種原子爆炸的事情出現。你的整個內在會充滿了光,那是沒有來源並且沒有理由的光。而一旦它發生了,它就留下來了。它一刻也不會離開你;即使在你睡覺時,那個光也在裡面。而從那一刻之後,你就可以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來看待事情。在那個經驗之後,在你裡面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成道意味著成為完全有意識、完全覺知的。通常我們都不是有意識的和覺知的。我們出於習慣或生物本能在做著事情……。
    
    就像佛洛伊德的意識頭腦、潛意識頭腦,以及容格說的集體潛意識頭腦,我說還有一種超意識頭腦和集體意識頭腦存在。為了要達到集體意識頭腦,他們正朝向根部走去,而我是走向花朵。
    
    但是它們都是相關的,而且所有的裝置和材料都要在你裡面發現,那是就是某種觀看性的東西。
    
    例如:我可以看我的身體──當然我就不是身體。我可以看我的手:它很痛,然而我不是那個痛──我是觀看者。我可以看我的思想,那麼我就不是思想。我是那個觀看者,而我甚至可以看那個觀看者。那就是你無法超越,並且成道會來臨的時刻。
    
    成道就是你變得如此的有意識、如此充滿著光,以致於它溢滿出你的生命、你的存在。你可以分享它。

 
 

    當一個人成道的時候他是有意識的,但是他沒有意識到他的意識。他是完全有意識的,但是沒有目標在其中。他只是有意識,就像一道光繼續照亮著它週圍的空無。沒有目標存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光照在其上。它是純粹的意識。客體已經消失了;你的主體已經全然地開花。現在沒有了客體──因此,也沒有了主體。客體和主體兩者都消失了。你只是有意識的。並不是對任何東西有意識,而是只是有意識的。你就是意識‧‧‧
    
    ‧‧‧他並不是對成道有意識;他只是有意識的。他生活在意識當中、他睡在意識當中、他在移動在意識當中。他在意識當中活著與死去。意識變成一個他裡面永恆的源頭、一個不動搖的火焰、不動搖的存在狀態。它不是一個屬性、它不是偶然發生的;它無法被奪走。他的整個存在是有意識的。
    
    什麼是成道?是去了解、去知道你不是一個身體。你是內在的光;不是那個燈,而是那個火焰。你既不是身體也不是頭腦。頭腦屬於身體;頭腦沒有超越身體,它是身體的一部份──最微妙的、最精緻的,但是它是身體的一部份。頭腦也是原子,如同身體是原子一樣。你既不是身體也不是頭腦──那麼你會知道你是誰。而去知道你是誰就是成道……。
    
    成道意味著你已經了解你是誰了。
    
    成道只是意味著覺知到你自己。通常,一個人覺知到他週圍的每一件事,但是並沒有覺知到是誰在覺知,以及是誰在覺知週圍的每一件事情。所以我們停留在生命的外圍而中心仍然是黑暗的。將光帶到那個中心,意識到那個中心就是所謂的成道。
    
    它就是完全地將你自己歸於中心,將你所有的意識焦距於你自己,好像沒有其他東西存在;只有你自己而已。
 
 

    只要成為自然的,然後你就可以與存在保持和諧。然後你可以在雨中跳舞、在陽光下跳舞、和樹木一起跳舞,你甚至可以和石頭、和山谷、和星星溝通。
    
    除了如此以外,沒有成道。
    
    讓我定義它:成道是和存在保持和諧。
    
    要和自然--事物的本性--保持和諧就是成道。反對自然就只有悲傷---而悲傷是由你自己創造的。沒有其他人要為它負責。
    
    在邏輯上要了解它會很困難。它是某種要被經驗的事情。自從我發現自我從我身上蒸發的那一刻,我並沒有感覺到宇宙的「一部份」,而是感覺到了宇宙的「本身」。是的,我發現有些時候我比宇宙還要大──因為我可以看到星星在我裡面移動、日出在我裡面發生、所有的花在我裡面開花了。
    
    當我在高山上漫遊,我感覺到我的靈魂被升高,並且被覆蓋,就像積雪從來不溶化的山峰一樣。當我下降到了山谷時,我覺得我像它們一樣地深奧,而我的心充滿了神秘的影子。同樣的事發生在海邊。我融入了正在起伏的波浪中;它們在我裡面重擊與咆哮。當我凝視著天空我變得擴張。我變成沒有邊界的、無限的。當我看著星星,寂靜穿透了我;當我看到一朵花,這個美的狂喜淹沒了我。當我聽著一隻鳥在唱歌,它的歌是我自己內在聲音的回音,當我看著一隻動物的眼睛,我看到他們的眼睛和我自己的眼睛並沒有不同。逐漸的我的分離的存在已經被消除了,而只有神留下來。所以現在我要到哪裡尋找神呢?我要如何尋找他呢?只有他存在;而我不存在。
    
    我在山坡上,而他們想要告訴我的東西,是經由寂靜來傳達的。樹木、湖泊、河流、小溪、月亮和星星都向我訴說著寂靜的語言。而我了解它。神的話語對我來說是很清楚的,我只能在我變得寂靜的時候聽到它。在此之前是不行的。
    
    我無法成為不慈悲的;我是無助的。那和你無關,那只是我唯一可能性。
    當我變得了解我自己的那一天,我失去了許多東西,我也得到了一些東西。從我得到的東西之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慈悲。所以它和誰是接受者無關:一棵椰子樹或是你,都不重要。我只能帶著慈悲來看你。我的眼中沒有別的東西,而我的心裡面也沒有別的東西。
    
    當你了解自己的那一天,你的存在就變成了愛。它不再是一種關係,它不再是對特定一個人的事情;它只是向所有方向和所有層面流動著。而且它不是某種在我這邊的東西,可以讓我去做它。愛無法被做。被做出來的愛是錯的;它只是偽裝……。它就是我的心跳,我的愛就是我的生命;沒有人會被排除在外。它是如此地有包容力,以致於它可以包含整個宇宙……也包括你。
    
 

    你問我:「是否成道的過程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呢?」
    
    成道是一種非常個人的過程。因為它的個人化,它已經創造了許多問題。首先:沒有必需經過的固定階段。每個人經歷不同的階段,因為每一個人在許多世當中已經蒐集了各種制約。所以那不是成道的問題。那是製造出你行為方式的制約的問題。而每個人有不同的制約,所以沒有人會走一樣的路。那就是為什麼我一再的堅持沒有捷徑;而只有小路而已。而那也不是準備好的,那也不是你發現它們已經是現成的,而且只要走上去就好的路──不。當你走的時候你會製造那些路,你的那個走路本身製造了它們。
    
    據說成道的途徑像鳥飛過天空一樣:它沒有留下腳印,沒有人可以跟隨鳥的腳印。每一隻鳥必須製造它自己的腳印,但是當鳥繼續飛的時備,這些腳印也立刻消失了。這個情況也是類似的,那就是為什麼不可能有帶領者與跟隨者的緣故,那就是為什麼我說這些人──像耶穌、摩西、穆罕默德、克里希那──這些說:「你只要跟隨我並且相信我。」的人不知道任何關於成道的事。
    
    如果他們知道的話,那麼這種描述是不可能的,因為任何變得成道的人,都知道他並沒有留下任何腳印;那麼向人們說:「跟我來。」就是荒謬的。
    
    所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對其他人來說並不是必需要經歷過的。一個正常人突然變為成道是有可能的。
    
    它就像這裡有五十個人:如果我們都去睡覺,每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的夢;你們不可能有一個共同的夢。那是不可能的事。沒有辦法去創造一個共同的夢。你的夢會是你的,我的夢會是我的,而我們會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夢中。而當我們醒來,我也許會在我夢中的特定階段醒來,你也許會在你夢中的特定階段醒來。它們怎麼會一樣呢?
    
    成道就是醒來。對成道的人來說,所有我們的生命都只是夢而已。它們也許是好夢,它們也許是壞夢;它們也許是惡夢,它們也許是非常好而且美的夢,但是它們都一樣是夢。
    
    你可以在任何時刻醒來。那一直是你的潛在能力。有時候你也許要努力醒來,而你發現那是困難的。你也許在夢中試過要叫喊,但是你無法叫出來。你想要醒來並且離開床上,但是你沒辦法,你的身體好像麻痺了一樣。
    
    但是在早上你醒來的時候,你會只是笑著這整件事,但是在正在發生的那一刻,它不是一件好笑的事。它是很嚴肅的。你的整個身體幾乎要死了,你不能移動你的手,你無法說話,你無法張開你的眼睛。你知道你已經完了。但是在早上,你就完全不會注意它了,你甚至不會重新去深思它,深思它到底是什麼。只要了解那是一個夢,它就變得毫無意義了。而你是清醒的,那時不論這些夢是好的或壞的都不重要了。
    
    關於成道的情況也是相同的。所有的被使用的方法只是要創造一個情況,在那情況之中你的夢已經破碎了。而你執著於你的夢的程度會是不同的,是個人的。你的睡覺的深度是不同的,是個人的。但是所有的方法只是要搖醒你以使你醒來。你在那一個點醒來是無關緊要的。
    
    所以我的崩潰(breakdown)與突破(breakthrough)將不會適合於每一個人。它以那種方式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它會那樣發生是有一些原因的。
   
    我獨自對我自己工作,沒有朋友、沒有同伴、沒有社區。要獨自工作,一個人註定會惹上許多麻煩,因為有一些只能被稱為靈魂的夜晚的時刻,它們是如此的黑暗與危險。似乎好像你只剩下生命中的最後一口氣,這就是死亡,沒有其他的事了。那種經驗是一個神經質的崩潰。
    
    對死亡,沒有人支持你也沒有人鼓勵你,也沒有人會說:「別擔心,這種事會過去的。」或是:「這只是一個惡夢,早晨已經很接近了。夜越黑,日出就越接近了。別擔心。」在身邊沒有人可以信任,也沒人信任你──那就是神經質的崩潰的原因。但是,它不是有害的。它在那一刻看起來是有害的,但是很快地黑夜會過去,而日出會出現。崩潰已經變成了突破。
    
    對每一個個人它將會不同地發生。而在成道之後也是一樣:成道的表現將會不同……。
    
    成道是一首非常個人化的歌曲──總是未知的、總是新的、總是獨一無二的。它從來不會重覆。所以絕對不要比較兩個成道的人,否則你註定會對其中一個人不公平,或者對兩個人都不公平。
    
    而且不要有任何固定的想法。應該只要記住液體的性質。我是說液體的性質,而不是那些非常確定的資格。
    
    例如,每個成道的人將會有一個深刻的寂靜──那幾乎是可觸知的。在他的出現中,那些敞開的、有接受性的人,將會變得寂靜。他會有一種很大的滿足,不論發生什麼事,他的滿足都會是一樣的。
    
    他將不會有任何問題留下,所有的問題都消失了──並不是他知道所有的答案,而是所有的問題都消失了。而在那個全然寂靜、沒有頭腦的狀態中,他能夠深入的回答任何問題。那不需要準備。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將會說什麼,它是自動發生的;有時候連他自己都會驚訝。但是那並不表示他已經有準備好的答案。
    
    他完全沒有答案。他完全沒有問題。他只有一種透徹、一種光亮,而那可以被集中於任何問題上,而所有問題的暗示、所有被回答的可能性,突然間變得清楚了‧‧‧
    
    ‧‧‧但是成道的人沒有答案、沒有經文、不必引經據典。他只是敞開的;就像一面鏡子,他回應,而且他全神貫注的回應。
    
    所以這些就是液體的性質,不是資格。所以不要去看那些小事情,他吃什麼、他穿什麼、他住哪裡──那些都是不相干的。只要去看他的愛、他的慈悲、他的信任。即使你佔他的便宜,也不會改變他的信任。即使你濫用他的慈悲、騙取他的愛心,也不會造成任何改變。那是你的問題。他的信任、他的慈悲、他的愛仍然是一樣的。
    
    他在生命中的唯一努力,將會是如何使人們醒來。不論他做什麼,這都是在他每一個行動後面唯一的目的:如何使更多的人醒來,因為經由醒來他知道了生命的終極喜樂。
    
                                            譯者:巴西鐵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